小阿姨的肛门等好几个的H文

向下

小阿姨的肛门等好几个的H文

帖子  Admin 于 周三 十月 13, 2010 1:10 pm

小阿姨的肛门

辛首的家人都移民加拿大了,因为他考上了一所不错的大学所以留在台湾。
父母留了一栋屋子让他住,平常除了练练抬拳道他就是在家看看色情网站。联考刚放
榜,他花了一些时间把入学手续都完成后整个署假便都在家里无所事事。

正是暑气的七月,妈妈的小妹说要到家里住个几个礼拜顺便等在国外工作
的小姨丈回国。小阿姨今年二十九岁,结婚三年了还没生小孩。以前辛首就喜欢和她聊
天,因为她晚生,差了妈妈十岁,所以想法和年轻人接近。也比较有新潮的观念。

她到的那天辛首自己下厨煮了几道菜给小阿姨,两人东扯西扯的讨论着过
几天要去哪玩,吃过了饭小阿姨去洗澡,辛首便收拾了一下桌子。她洗完时辛首正在客
厅看电视,小阿姨穿著一件淡蓝的睡衣也坐了下来一起看,边看她边捶自己的肩

"真是的,拿个行李而已就酸成这样。"

"要不要我帮忙抓抓?"辛首挺关心的。

小阿姨也不反对,她坐到沙发前的地上,辛首坐在沙发上帮她按摩。也不知
弄了多久辛首看完了电视,发现小阿姨已经睡着了。他的手依然轻轻的按摩着阿姨的
肩膀,慢慢的他停了下来。轻轻的让阿姨倒在地毯上,辛首仔细端详着她,他的心碰碰的
一直跳。自从嫁人后辛首也很少见到她了,现在的阿姨多了一股成熟味,他看到阿姨粉
白的大腿露出睡衣的裙子,一直往下看是健美的小腿,再往下是白晰的脚踝和可爱的
脚趾。辛首对女人的脚一直有嗜好,光是这样看他就几乎要受不了了,但是她毕竟是自
己的阿姨,辛首也不敢有所动作,看了一阵子也就把她叫起来睡觉去了。

之后几天两人常常出去玩,辛首总是体贴的帮她拿东西,时常会故意耍宝逗
阿姨笑,阿姨对这个本来就很疼爱的小外甥也更加喜爱了。两人间原本就不大的隔阂
一下子就消失无踪了。每天晚上辛首一定会主动要求帮阿姨按摩,渐渐的阿姨会躺在
地上让辛首也帮她抓抓背,辛首一定都使尽全力让阿姨舒服的睡着。

这一天两人逛了一天街,阿姨一直说脚酸,辛首打蛇隋棍上的要帮她按脚底。
她也答应了,辛首他摸到阿姨那柔软的脚时真的差一点就胀破了裤子,那晚阿姨睡着
后他还依依不舍的抓着阿姨的脚,从按摩变成了抚摸。他轻轻抬起了阿姨的脚踝在自
己的鼻头闻了闻,一股清香的味道传进他的鼻子,他把脚放下毛手毛脚的摸到了阿姨
的胸部,小心的解开头两颗钮扣他把手伸了进去握住阿姨的乳房。手指挑着奶头慢慢
的感到乳头在胀大,另一只手很嗳昧的摸着大腿大胆的往私处摸去。

正当他神志不清时阿姨醒了,捉住他的手轻轻说 "你会出事的。" 辛首吓了
一跳,心里一阵担心不知道要如何是好。过了尴尬的几秒中他想一不作二不休便挣开
阿姨的手继续摸。阿姨手忙脚乱的要捉辛首的手但是反而被压在下面。辛首一边抚摸
一边说 "阿姨我好爱你喔。"

阿姨被摸的脸红红的 "怎么可以?我是你阿姨而且已经嫁人了。"

辛首也不理会转身就吻了她,本来还挣扎着的阿姨突然也不动了。

"不知道为甚么从见了面起我就好想抱你。" 阿姨轻轻的说,辛首把她脸上吻
的都是口水,轻轻的说 "我也好想抱妳。"

他把阿姨抱到沙发上放好然后脱了她的衣服,阿姨温驯的像头小羊。他用嘴
轻轻的舔着阿姨的乳头。渐渐的她发出了混浊的呻吟,辛首把从网络上学来的招式都
用上了,把阿姨整的惨叫连连,慢慢的他移到了腋下,阿姨让他舔的痒了忍不住的抽动
着身体,辛首压住她的双手一直舔着,刚刮完毛的腋下有一点点的毛根,刺刺的。舔完了
腋下他摸了摸阿姨的***已经湿的不象话。他的肉棒也硬的像刚烧出来的生铁。

"姨!妳想不想?" 阿姨没答话,辛首抬起她的脚轻轻的舔,一根一根的脚趾头
都不放过,阿姨的脚底有一点粗糙,但是舔起来特别有味道。辛首像狗一样的从脚底舔
上了大腿,在股沟边磨蹭着。

"姨!妳想不想?" 辛首又问了一次
"嗯....我想..嗯....嗯....我好想........."
"想甚么呀?"
"你好坏....嗯...嗯...我想..嗯..我想被插..嗯....."

辛首慢慢把老二顶进阿姨的***里,阿姨爽的叫了出来,辛首使出所有他知
道的招式,甚么九浅一深啦,划圈圈啦,没多久阿姨就要高潮了。

"辛首...嗯...嗯...我要把你吃了...嗯嗯..我不行了..."
阿姨死命的抱着辛首***一直顶着辛首的肉棒高潮了。

辛首在阿姨高潮后还不断的抽插着,阿姨已经神智不清了。
"辛首...嗯..嗯....不行了..嗯...阿姨不行了....喔喔......
快放开我....啊...啊...我又要高潮了...喔...喔.........
阿姨怎么这么没用....啊...啊...不可以这样的..喔...放了阿姨好不好...
...啊....啊...."

辛首一直插了好几百下,直到阿姨高潮了五次才射了出来。一阵阵热腾腾的
精液通通射进了阿姨的子宫,两人都累的躺在沙发上喘个不停。过了好久阿姨才拉着
辛首到浴室里把***洗干净。

"小鬼!哪学来的整女人方法?"阿姨嗔道
辛首从床下拿出一堆日本的虐待杂志,阿姨看的心惊肉跳
"真色!你这小孩"

看了一阵子阿姨的呼吸渐渐变快,辛首在旁边东摸西摸的挑逗着。不久阿姨
的下面又湿了,辛首拿出一条童君绳说 "阿姨!我想照上面那样玩你。"

阿姨脸一下子红了起来 "你不可以把我弄受伤喔" 辛首见阿姨答应了
拿了绳子把她双手绑在床头,双脚分的开开的绑在床脚。辛首慢慢的舔着阿姨的阴处
一边又拿润滑乳液往阿姨的肛门抹,她被摸到肛门奇痒无比身体扭来扭去。辛首把手
指塞进了阿姨的肛门

"啊!!!!不可以!!!!"她吓的尖叫

辛首也不管,涂了一层乳液后他试着把老二插入,但是真的是太紧了弄的他
也好痛,最后也就放弃了。把阿姨放下来后他的心里多了好多想法。阿姨紧紧抱着他身
上都是绳子的绑痕 .....

两人的快乐世界持续了一个礼拜,每天就是窝在床上打泡。

这天天气很好辛首突来奇想,想要整整阿姨满足一下虐待的欲望。他拿了妹
妹的裙子及衬衫让阿姨穿,因为尺码真的太小所以裙子真的好短,加上没有内衣裤
阿姨的脸都红了。辛首把白衬衫的衣袖剪掉,阿姨的上半身变成了一件露脐的无袖
衬衫,两颗奶头隐约可见,腋下因为听辛首的话没有刮毛所以有着短短的腋毛长出来
了。套上一双高跟凉鞋两个人就出门了。

两人走到光华商场看游戏,四周的人都不断的把眼光投向阿姨,阿姨的被虐
心也被撩起,自己甚至故意蹲在路边假装拣东西让人家看她的屁股。他们上了公车时
还有一大堆的人跟了上来,车上已经挤的满满的了,阿姨勉强挤到中间地带然后举起
手拉住拉环,整个腋下都暴露在许多男人面前。一个小男生就站在她前面直盯着阿姨
的腋毛看,一个男人明显的在摸她的屁股,另一边有数个不良学生挤了过来手不客气
的就往阿姨的***摸去,一个学生举起阿姨的腿放在肩上整个阴户都露了出来。

辛首看情况不对也挤了过去,在那几个学生的跨下用力捏了两下。他们痛的
讲不出话来直瞪着辛首看。辛首也不理他们扶阿姨下车了,那晚她高潮了数十次 ...

***************************************************************************

五爷传说(二):坐台小姐的炼狱

和阿姨的快乐日子持续了没多久就被迫停止了,因为姨丈正式被调到外国
的分公司所以他们两个都要搬到外国去住。姨丈回来那天辛首送阿姨去车
站搭车去机场,阿姨哭的像泪人儿似的,但是也没办法该分开还是得分开。

回家后辛首一阵的闷,不知道要作甚么好,拿起性虐杂志无聊的翻着。突然外
面有很大的吵杂声,还有不知是鞭炮还是枪声的声音。他敢快跑到门口一看
有一个老先生倒在地上满身是血,有两个人拿大砍刀正要杀他。也不知道哪
来的勇气辛首拿起路边建筑地的石头朝其中一个大个子的头砸了下去,那
个人晃了晃就倒了下去,另一个人稍一征手上的刀没砍准老人逃过一劫。

辛首往前要救老人但是很畏惧那把刀,那个人转过身来面目很是可怕。老先
生趁机用手抓了他的老二,他痛的刀也掉了,辛首向前用力踢在他的太阳穴,
他整个人动都不动的倒在地上。辛首扶了老先生进屋让他休息,仔细检查后
发现老人只有少数擦伤,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了。他让老先生洗了个澡又弄了
一些流质的食物让他吃,最后还让他在床上睡觉。

第二天辛首从沙发上醒来时老先生已经在身边了,手里拿着辛首的性虐杂
志读着,辛首很不好意思的笑笑。老先生也笑笑说 "年青人!真是的"
老先生拨了一个电话号码然后讲了几句听不懂的话,辛首端了两杯牛奶出
来,正想要把来龙去脉问清时门外有数十个身穿黑西装戴黑墨镜的男子走
了进来跪在老人面前,老人一出手就是两巴掌打的那壮汉口角出血,辛首的
一杯牛奶差点就掉了。

老先生转头告诉辛首 "谢谢你救了我,我会报答你的。" 讲完朝辛首笑笑就
走了。数十个壮汉一下子消失无踪,只留两个在辛首家门前似乎是保护辛首
,怕别人来找他麻烦。辛首拿了两瓶啤酒到门口和他们聊了起来,从他们口中
才知原来那老头是他们的老爷,老爷的爷爷曾是清朝时洪门的台湾大哥,他
的爸爸是日据时代最凶狠的角头,他自己更是与三口组的老大拜把的,所以
老爷是台湾黑道的慕后大老。老爷有四个儿子,大爷在台湾,二爷在日本,三爷
在美国,四爷在意大利。

辛首听完有点喜悦,又有点担心不知道会不会被灭口。守门的人又讲
"我看老爷挺喜欢你的,他绝少对人笑的!" 听了这话辛首才安心下来。
进了屋迷迷糊糊的睡了,一直到半夜被电话吵醒,一接竟是老爷。老爷要他马
上出门,辛首不敢不听换了衣服就走出了屋子。一辆奔驰房车已经在门外等
他了,他坐上去后车子将他带到一间酒家外。

辛首一进门就见到一个清秀的中年男子也着黑西装陪着老爷有说有笑,
老爷见到辛首招手要他过去 "来见见我的大儿子。"
辛首有礼貌的打招呼 "大爷好" 那男子也很客气 "别叫大爷,叫我阿义"
辛首当然没那个胆 "不行!顶多我叫你大哥就是了" 老爷很满意的点点
头说 "真有礼貌!昨天我被突袭多亏你了!"
辛首不好意思的说 "没甚么啦!救人应该的"
大爷笑道 "要是每个人都像你这般就好了" 辛首的脸红了。
老爷拿出一张信用卡 "这五百万美金是谢你的!另外我想收你当义子"
辛首不敢接受支支吾吾的大爷说 "钱先收下吧,义子的事你想想再说。"
这才让辛首下了阶梯。

老爷接着说 "这家酒店是昨天暗杀我那帮人的,现在我清光了他们,
我们一起享用这里的女人吧!"
辛首隋着老爷往内室走去,一个穿著淡蓝色OL装的女子一脸忧色的站在那。
一个老人走了过来,老爷介绍是他的总管,姓吴。
老爷朝那女子说 "徐经理!你的头头犯了大忌,你就认命吧!"
徐经理打开一扇门,里面有十多个国中女生只穿著泳衣站在那,很快的老爷
和总管都各挑了一个小女孩,辛首依然站在那里。老爷问辛首要哪一个,辛首
指了指经理,徐经理吓了一跳忙要走开。
老爷沉声道 "你店还要不要?" 徐经理听了又走回来,
总管说 "人家要妳陪妳就得陪" 经理点点头站在辛首身边。
老爷又转身交待一个保彪 "剩下的大家玩吧"
辛首奇怪的问道 "大哥呢?"
总管笑了笑 "他呀!疼老婆呀!别的女人都不碰的"
老爷也笑了 "老吴啰唆甚么!"

几个人进了包厢,里面已经有了酒菜,两个女孩各自服侍着两个老人。
辛首拽着经理的头发把她推倒在地上,用鞋踩在她头上。两个老人很有兴趣
的看着,辛首把裙子翻起来隔着内裤用力打她的屁股,徐经理一直都只是对
坐台小姐呼来唤去的,现在要被人虐待竟羞的哭了出来。辛首脱下她的高跟
鞋和***,脱下自己的皮带鞭打着徐经理的脚ㄚ子,徐经理又痛又痒的呻吟
了起来。

辛首撕裂徐经理的内裤,里面早已经湿了一大片了。辛首命令她向狗一样的
趴着,然后把一只高跟鞋的鞋跟塞进她的***,徐经理一痛又哭了出来。辛首
走到徐经理的面前撕裂她的上衣及内衣,徐经理的两个乳房跑了出来垂在
胸前。辛首叫陪总管的那个小姐把鞋脱下来到外面拿绳子,然后要徐经理爬
到另一个小姐脚下舔她的脚,徐经理一向高高在上哪曾受过这种虐待,但情
势逼人只有含着泪照舔了。一边舔辛首大力的搓她的奶头。没多久另外一个
小姐回来了辛首又叫徐经理爬过去舔她的脚,另一个小姐因为光脚到外面
拿东西所以脚上有很多灰尘泥巴,徐经理很勉强的舔着一直作呕。

陪老爷的那个小姐叫珍珍,长的颇清秀。她走到徐经理身后把脚拇指塞进徐
经理的肉穴里用力的顶,徐经理爽的***直流也忘了要再舔脚。
"喔..啊...拜托你们不要在整我了...啊...啊......."
陪总管的那个小姐叫丽丽,她用脚压住徐经理的头然后把烟灰倒进徐经理
的嘴里,两个小姐的虐性都显露出来了。辛首让徐经理站起来说说 "如果妳
能把丽丽压倒我就放了你,但是屁股上的高跟鞋不能掉。" 徐经理脸上的妆
早就花了,她用力夹紧屁股上的鞋跟然候朝丽丽走来。
辛首对丽丽说 "你如果能将她打昏我有赏"

丽丽站了起来拿起在地上的皮带打了过去,正好打在徐经理的乳房上,徐经
理一痛整个人跪了下来,丽丽脚一蹬踏在徐经理的手上,徐经理痛的叫了出
来 "老爷放了我吧.......求求你饶了我吧............"

丽丽走到徐经理后面朝高跟鞋上猛踢,徐经理一疼赶忙爬开,一手还扶着高
跟鞋不敢让鞋掉出***。丽丽跟了过去皮带一直往徐经理身上打,徐经理拿
了一瓶洋酒朝丽丽砸去竟然打中她的头,丽丽有点晕眩,徐经理勉强站了起
来要把丽丽压倒,但是一时间使不出力只把丽丽的泳衣扯掉,两颗乳房绷了
出来。丽丽一巴掌打在徐经理脸上,徐经理又倒了下去,丽丽抓住徐经理的头
发死命的朝地下敲,徐经理双手乱抓竟抓到丽丽的头发,丽丽重心一个不稳
整个人倒了下来。徐经理赶快压住丽丽,丽丽还要爬起来徐经理拿起那瓶洋
酒的碎片朝丽丽***刺下去,丽丽痛的大叫。徐经理累得倒在地上喘气。

辛首走了过去说 "你的鞋从***掉出来了!"
徐经理吓的脸都白了 "饶了我吧.....我求求你们....."
辛首对丽丽说 "你赢了!奖赏是让你虐待徐经理"

丽丽站了起来朝还在地上的徐经理猛踢,踢到徐经理都吐出血来才停。辛首
看徐经理已经不行了赶快叫丽丽停手,丽丽的泼妇性子刚被挑起怎停的下
来,她一把抓住珍珍的头发把她拽到地上,珍珍当然没那么好欺负动手就和
丽丽打了起来。她一脚就踢在丽丽受伤的***上,丽丽倒了下去但抓住了珍
珍的泳裤,珍珍的裤子被拉到脚踝一个不稳就倒了。丽丽扑了上去拼命打珍
珍的脸,珍珍整个人都晕了过去,丽丽把珍珍的手脚都捆好然后拔她的阴毛。
珍珍受痛醒了过来一直扭动,徐经理爬了起来又拿了一瓶酒朝丽丽头上砸
去。丽丽这才昏了过去,徐经理解开了珍珍然后把丽丽绑的死死的,三个人都
像死了般的倒在地上。

老爷大笑了好久说 "你这个义子我是认定了"
辛首绑住徐经理的双手然后让她趴在地下,叫门口的小弟拖着她走到大门。
老爷和总管也跟了出来徐经理全身是脏东西的躺在门口。
老爷跟大爷交代几句后就走了,大爷走了过来朝辛首笑着说 "老爷要你要
定了" 接着他叫一个年青人过来,那是吴总管的儿子,大家都叫他吴少爷。
她一过来就叫辛首五爷,大家也就跟着叫。

大爷说 "小吴以后就跟着五爷吧" 辛首本还想说甚么,但大爷头也不回就
走了 ........

五爷传说(三):悠子的反调教

从那天在酒店后小吴和他的手下便一直跟着辛首,很多不认识的人都送了
东西给辛首。这天小吴匆忙的跑了进来说是有一个大礼物送来了,辛首问是
谁送的,小吴说是老爷的四个儿子一起送的。辛首换下了睡衣跟小吴来到一
间环境优美的别墅。

进了别墅小吴说这房子是老爷送的,希望以后辛首能住这。辛首点点头要小
吴把礼物拿出来,小吴领着辛首到了地下室,只见一个小女孩穿著粉红色的
管家装跪在地上,旁边站了一个穿著高贵的妇女。辛首望着小吴,不知道怎么
回事。小吴笑道 "这是爷儿们一起送的日本奴隶。旁边这位是调教师。"

辛首这才了解。他走了过去仔细看着那女孩,那女孩说 "我叫悠子,请指教。"
竟能说一口流利的中文。辛首把她拉了起来,她羞答答的低着头,辛首用手
抓了抓她的乳房,竟抓不住!他满意的点头笑了笑。那悠子穿著粉红色的管
家服,头上有着垂肩的长发,打了一个大蝴蝶结,微带有稚气的脸上没有任何
的化妆。管家服的下摆只勉强盖住阴部,整个大腿都露了出来,脚上有一双短
白袜配着黑色学生鞋。辛首朝小吴使了个眼色,小吴叫了两个壮汉进来把悠
子的手绑上了绳子,然后利用天花板上的滑轮把悠子的双手高高吊起。

短短的袖子一下子就卷到了肩上,露出了洁白的腋下,辛首走了过去用手摸
了摸那剃的光光的腋下,很柔软的皮肤。他用指甲刮着悠子的腋下,悠子的身
体慢慢的扭动了起来,嘴里的呼吸声也渐大。辛首让小吴在把悠子拉高,悠子
的脚离开了地面,她的脸上出现了痛苦的表情。辛首一直等到悠子的膝盖到
他的眼前才停止升高。他在光滑的大腿上磨蹭着,轻轻的脱下悠子的鞋,然后
又剥掉她的袜子。他抬起悠子的脚用力嗅了两下,有一股酸涩的味道。悠子的
脸红了起来 "请不要闻我的脚好吗?" 她的声音很清脆。

辛首点点头,伸出舌头在脚底舔来舔去,悠子禁不住痒的叫了出来,辛首停了
下来仔细瞧着那洁白的脚掌,白晰的肌肤上透着微红,底下的血管隐约可见。
辛首一口含住脚姆指,轻轻的挑拨。悠子的呻吟声渐渐大了起来,辛首放下她
的脚然后坐进了沙发,对调教师说 "让我看看你的调教吧。"

那叫龙子的调教师穿著黑色的洋装,拿出一跟教鞭走到悠子身前,提起她的
脚用力就打了下去,悠子痛的哭了出来。龙子打了数十下后把悠子放回正常
的高度,打开旁边的一个箱子,拿出一把剪刀剪开悠子的衣服,只剩一件粉红
色的内裤。悠子的乳房很大,乳晕却很小,是粉红色的。龙子拿起两个夹子就夹
上了奶头,另外拿了两个夹子夹在悠子的腋下。悠子痛的脸都揪住。

辛首对小吴耳语了几句话,小吴点点头忍不住的偷笑着。他和两名壮汉走向
龙子,然后出其不意的将她撂倒。快速的绑住她双手,龙子不断的挣扎,大喊着
"你们不可以这样,我是调教师。" 调教师在日本是家族性的,生在调教师世家
的龙子跟本不知道甚么是被绑的滋味,辛首走到龙子前面把她吊起来,然后
突然的撕破洋装,两颗大乳房跑了出来。辛首托起龙子的脚褪下高跟鞋及丝
袜,然后对着脚踝嗅来嗅去。

"你是谁?"
"啊...我是..嗯..嗯..我是...龙子..."调教师的呼吸变的浑浊了。
"混蛋!你是五爷的***" 小吴吼着说
辛首正含着龙子的脚指头吸着,龙子一阵着舒服,但也说不出那种话来。
辛首命小吴把龙子剥光,几个壮汉冲上前,没两下龙子全身的衣服都成了碎
片。她死命的夹紧***,但是黑压压的阴毛依然呈在大家眼前。辛首扶起龙子
的右脚,在大姆指上绑了一条绳子,然后慢慢提高龙子的脚,一直到龙子的眼
睛正对着脚指,然后又慢慢升高龙子的手,原本站着的左脚慢慢的变成了踮
着站。最后只剩大姆指撑着。辛首让一个壮汉一直舔龙子的脚,另一个玩弄她
的乳房,他自己走到悠子前把夹子拿下来,然后轻轻含住她的奶头。

悠子闭上了眼睛,嘴里不断轻声呻吟着 "主人我我嗯受不了了"
辛首把悠子放下来,抱到沙发上放下。然后裤子一脱就插进了湿答答的***,
悠子足足泄了三次辛首才射了出来。

辛首射完后整了下衣服,走到龙子前,她已经发出神智不清的吟声
"我是..喔..喔..性...***..嗯..嗯..啊..快..快干我..喔..喔..."
辛首朝小吴点点头,几个人一拥而上死命的奸淫了龙子。

搞了将近一个钟头众人才发泄完,辛首叫人把龙子洗干净了又带到房子的
客厅,当着大家的面他宣布今后起悠子不再是奴隶,是他的女人。
悠子走到龙子前面,一手就敲在她头上,然后拿出一条像狗尾的东西说
"身为调教师,你一定知道这是甚么吧?"
龙子吓的脸色苍白,一句话都不敢吭。几个大汉上前把龙子像狗一样的压在
地上。悠子把那一根狗尾塞进了龙子的***,龙子闷哼了两声,脸上有着痛苦
的表情。一个大汉拿出几件衣服要龙子穿上,屁股上的狗尾一直磨搽着直肠
壁,让龙子稍稍一动就痛苦不堪。不过还是勉强把衣服穿好。

一件连狗尾都盖不住的超短裙,莲阴毛都露出一小截来。上半身只有一件像
内衣的薄纱,乳房几乎都遮不住。奶头更是明显的露了出来。从裙摆以下都没
有***,只有一双黑色的高跟鞋。超高的鞋跟让龙子站的很不舒服,一条很细
的鞋带围着脚踝,脚址的地方有三条鞋带。粉白的脚几乎是完全暴露了,辛首
把龙子的手拉到头上,然后连同头发绑在一起,整个腋下都跑了出来。

辛首和小吴把龙子载到一处很热闹的街市放下,可怜的调教师被迫走到街
的另一头去。一路上所有的人都望着她。有四五个醉汉从对面走了过来,手很
不客气的就摸上了龙子的乳房,龙子吓的一直求饶
"不要碰我...求求你们...."
"你看这婊子的***有一根狗尾" 一个醉汉抓住狗尾死命的搓,龙子痛的
差点昏倒。另一个醉汉舔着龙子的腋下。

"嗯...嗯...拜托不要了..啊...."
几个人要把龙子拖到暗巷里,龙子不断的挣扎一只鞋被她踢掉了,身上的薄
纱也裂了。一个醉汉首先忍不住,裤子一脱就插进龙子的阴道。
"妈的这婊子早湿透了" 他边插边笑道
几个人粗暴的轮奸着龙子,最后还把全身脏兮兮的龙子丢回大马路边,
辛首等人才把她拉回车上。

回到了别墅小吴把龙子洗干净,又把她头下脚上的吊起来。悠子在她的脸上
毫不怜惜的踩着。小吴拿出一个大吸筒装满醋,灌进了龙子的***。然后拿出
一根假阳具在她的阴户里抽送,没多久龙子便意就来了
"求求你让我去厕所吧....."
根本没人理她 "嗯..嗯..我要受不了了..啊..啊.."
很快的一堆排泄物从屁股冒了出来,顺着身子流到龙子脸上,
龙子的哭声也同时爆了出来。
五爷传说(四):被剃毛的教官

暑假一下子就过去了,辛首也开学了。悠子跟着辛首也过了一个快乐的
暑假,一直都是奴隶的她,突然变成五爷的女人,她高兴的不得了。这天小吴带
她到一所高中注册,那是一所和尚学校,今年才招收学妹,忙了一天才回家。

回家后辛首说总管那有些纠纷,要去看看,几人又一同到总管的办公室。
说是办公室,其实就是一群喽啰住的破公寓,一到那一个领头的过来报告,说
是有一个老赌鬼,使老千被抓到,被逼的把地契都陪上了。然后他的女儿要来
赎回他,正僵着。辛首到了那个房间去,只见一个老人垂头丧气的坐在那。

"咦?教官?" 悠子惊奇的叫了出来。

原来那个女儿竟是悠子学校的教官,悠子的高中一直是和尚学校,那为
教官是唯一的女教官,在校里也颇吃香。她一脸严肃的对着另一个头头讲话,
气势很是强劲,辛首走了进去,教官看大家都叫辛首五爷,便知辛首是头,当下
便不理那头头,直接和辛首讲。

"你要怎样?" 她气冲冲的问。

"你父亲出千在先,又自愿拿地契来押,且有签字为证,你还想拿回去吗?"
辛首也得理不饶人。

"赌场本就是犯法的,我要去告发你们" 教官恐吓着。

"这样吧!签个卖身契我就放你父亲走。" 辛首笑眯眯的说,一旁的小弟
们笑的东倒西歪的 。

"你这混蛋" 教官气不过一巴掌就要打下来,但是一只大手抓住了她的
手,是一个叫***的学生,是悠子那学校的头头。

"你不想毕业了吗?" 教官气呼呼的说。

"妈的!我早就想操你的贱屄了。" ***蛮不在乎的说。

***伸手要摸教官的大胸,但是教官一拳就槌下来,辛首早就退到后面看
戏了。那教官穿著一件短袖白衬衫,配着到膝的军裙,脚上有一双皮鞋。她显然是
受过很好的博击训练,一拳又一拳的打向***,但***人高马大也不怕打,一手
剪住教官的手,一勾脚,教官就跌到了地上。一群喽啰拥上来七手八脚的绑住了
教官。

"放开我!你们快放开我。" 教官被成大字形的绑了起来。

辛首走了过来,在她身上摸着 "教官的奶真大耶。"

教官拼命的摇着,可是依然没用。辛首蹲了下去,把她的鞋子剥了,又脱了她
右脚的袜子塞到她嘴巴里。他端起教官的脚轻轻嗅着,一整天闷在皮鞋里的脚
免不了有一股酸臭味,教官气的脸都涨红了。辛首嗅了一阵子后。剥开教官的扣
子,露出一件白色的胸罩及丰满的乳房。

"哇!教官妳的毛好多。" 辛首看到教官的腋下有很多腋毛。

他把整件衬衫撕裂 "畜牲!你想干嘛?" 教官还在骂。

"教官是不是都没剃过毛?" 辛首轻轻的扯动教官的腋毛,免不了又用鼻子
闻来闻去,一种女性的汗味刺激着辛首。他轻轻脱下教官的裙子,然后示意要放她
下来。

"这样吧!你打的赢***我就放人。" 教官只有内衣裤在身上。

***淫笑的走向教官,教官这时也顾不得羞耻,一脚就踢了过来,***不愧是
***,一抓就抓住了教官踢来的脚。一扯教官又倒了,她站起来后一拳打在***肚
皮上,***也不痛不痒,反扣住她的手然后扯下她的内衣。教官惊叫了出来但却没
有手去遮挡,两颗大乳就这样晃呀晃的。好不容易***才放手她赶快遮挡起来。

***伸手要脱她的内裤,她原本就打不过***,现在要遮乳房那更不用说了。
***轻易的把她压倒,然后脱掉内裤绑起来。这时辛首早已通知了许多学生过来,
都是那所高中的问题学生,教官被一丝不挂的绑在问题学生前面,她羞的头都不
敢抬起来 。

辛首走向前东摸西摸,然后要两个学生痒她的脚,两个痒腋下跟腰眼。

"哈哈呵呵不可以我会死" 教官被痒的气都喘不过来,足足痒了十分钟辛首
才叫停。然后叫学生们挑逗她,两个学生含着教官的脚掌,两个舔着教官的腋下及
奶头,没多久教官的呼吸声渐渐大了起来。

"嗯..嗯..不可以..放..放了我..啊..啊.."

辛首用手摸摸教官的阴部 "你的下面怎么都湿啦?"

教官一时也羞的不知要说甚么,辛首拿一跟假阳具插了进去。

"啊...啊...啊....." 教官爽的叫了出来,辛首抽插了几分钟后把假阳具拔
了出来,教官一下子不能适应的扭着屁股。

"教官在学生前面也骚成这样啊?" 教官很不好意思,但是实在很痒。

辛首朝***使了个眼色,***挺起他的***在教官的私处磨来磨去,教官受
不住痒一直呻吟着,***却一直不插进去。

"教官!要不要我插进去?" ***捉狎的问。

"嗯..插...插我..啊.." 教官也顾不得耻辱了。

***用力一顶,顶到了最深处,然后快速的抽插着,教官被插的爽叫了起来。

"啊.啊..我好爽..插死我了..好..好***..喔.喔.好深." 没多久教官就泄了。

***干了数百下才喷出来,其它数十个学生也冲上去沦奸了教官。教官被
干的翻了白眼倒在地上。一群人把她清洗干净后又带回来,辛首这才好好打量
着她,浅咖啡色的乳头依然涨着,两丛腋毛杂乱的长在手臂下,修长的腿有着白
晰的皮肤。

辛首把她放倒在地上,像狗一样的趴着。拿出一根大注射器插进教官的屁
眼,教官不知到他要做甚么惊的大叫

"你要作甚么?" 辛首也不答,只是把注射器的液体灌入教官的***。

教官感到一阵的灼热,随着而来的是一阵便意,才知到她被浣肠了。辛首这
时走了过来说 "对了!刚我们有录像,明天教官的英姿就会传遍学校了。"

教官一听忍不住的骂了出来 "你这畜牲你想怎样?"

"也不想怎样,只是觉得教官的***,穾让大家知道而已。"

教官气的说不出话来,肚子里的便意一直袭来她快忍不住了。

"让我去上个厕所好吗?" 辛首当然不让她去 "妳求我呀!"

"拜托....你饶了我吧..." 教官的声音像蚊子一样。

这时教官的爸爸也被带进来了,看到女儿被绑着他一时间竟说不出话来。

"啊不准看!" 教官被全裸的绑在爸爸前,她羞的叫了出来。

"你上去舔她吧" 辛首朝那老人说,那老人似乎早就忍不住的样子,上前
一直吸着自己女儿的阴部,手也没停的搓着乳房。一群流氓在旁起哄着要他插
进去。

"不可以!爸!我是你女儿呀" 教官急的大叫。

那老人老二涨的受不了。也不管了,裤子一脱就往阴道塞,一下子就顶到了
最深处。

"..嗯..啊..啊..." 教官强忍着不叫出来,便意越来越强。

老人加快速度,猛力的抽插着,教官渐渐忍不住了 。

"啊..啊..爸..你插的我好爽...喔..喔...." 突然教官一个松懈,肛们一放
松粪便流了出来,一时间教官和她爸爸身上都是秽物。她的爸爸也不管,抽出老
二走到教官身后插进了***。

" 啊!!!!!!!痛!" 教官疼的叫了出来。

插没几下教官就疼的晕过去了,他爸爸又插了好多下才喷了出来。

第二天在高中前面的交通路口,所有的学生都堵在那,引起一阵骚动。
教官在路口指挥着,身上只有一件像胸罩的棉衣,两条细肩带好象随时会断。
整个背部都露了出来,两臂下的腋毛也明显可见。下身只有一件热裤,屁股的
三分之一都露了出来,宽松的裤子如果仔细看的话可见到一些阴毛。

脚上有一双很***的高跟凉鞋,银色的鞋带延伸到膝盖,特高的鞋跟让
小腿的肌肉展现了出来。

整个学校闹哄哄的直到升旗,原本要带早操的老师突然推说不舒服,要
请教官帮忙带,教官很难为情的望着他。校长本来早操时都先行离开。今天却也
留下来了,他也说让教官带。

教官只好走向前去,先把凉鞋脱下,因为鞋跟太高了。然后随着音乐作操。
当她把手伸高作伸展运动时,两颗大乳房晃呀晃的,腋下的黑毛也全被看的
一清二楚。前排的几个班级里有很多学生都晕了过去。司令台上的校长主任
也都用手压着涨起的老二。

一整天被视尖的教官,好不容易熬到下课了,正收拾东西要回家,突然龟
头走了进来。

"教官今天可真***啊" 教官不说话只是看着地上。

***掏出老二 "你看要不要把照片送给校长?" 教官一听叹了口气,
走了过来跪在地上为***服务了起来。***也不会怜香惜玉抓住教官的头
发死命的往她嘴里抽插,教官被弄的差点就喘不过气来。没多久***就喷了。
***命她不准吞下精液,要含着。

然后他拿出一跟阳具插在教官阴道里,又把她的鞋给脱了,然后要她到校
门口的站牌等他。

光脚的教官扭扭捏捏的走到了站牌,一路上学生都一直看着她的脚,裤挡
里的假阳具清晰可见,因为嘴里有精液,她也不能跟别人说话。

到了站牌***拿了个东西放到她的包包里,然后耳语了几句话。教官面有
难色但还是点点头。之后她顺着***的意上了停在最后面的一班公车,一上车
她就暗暗叫苦,因为那车上是另一个学校的问题学生,几个还曾被她教训过。

她一上车就被发现了,一个带头的学生说 "这婊子教官今天发春了?"
他见教官也不说话,就伸手过去吃豆腐。教官就要赏他一巴掌,但那个学生却
拿出一张照片,是教官被***插的照片。教官一看到照片手就打不下去了。
那个学生拉起教官的上衣,让整个乳房露了出来。教官赶忙转身,但到处都是人,
另一边的学生用手大力的揉着教官的奶头,有几个学生把教官的裤子剥了下来。

"教官的下面有一根阳具" 一个学生大叫。

教官羞的头都不敢抬,那个学生握住假阳具用力搓着,教官一爽就叫了出来。

"..啊..啊..." 嘴里的精液顺着嘴角流了出来,很是***。

带头的学生拉住教官的一只脚,抬到自己的肩上,这时大家才看到教官没
穿鞋。他把老二刺进了完全暴露的阴部里。教官因为站的不稳,所以伸手拉住拉
环,一个学生开始舔起她的脚址头,另一个学生则舔着她的腋毛。

".啊..啊..好爽..快干我...干死我..啊..嗯.喔...."

肛门阴道也不知道被干了几次,学生们才停下来。教官的手依然拉着拉环。
她突然想起***的话,从包包里拿出一支刮胡刀,对着还在摸她的学生说

"你们帮我刮毛好吗?"


Admin
Admin

帖子数 : 24
注册日期 : 10-10-13

查阅用户资料 http://fuqixiaowo.forumotion.com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